广州玛莱妇产医院
电话:020-81789999
手机:18102806366
广州玛莱妇产医院

广州玛莱妇产医院

主营产品:产科,妇科,人流,四维,妇检,不孕
免费会员

广州玛莱妇产医院

陈素兰(医生)

电话:020-81789999

手机:18102806366

QQ:3215793515

经营模式:医院
所在地区:广东 广州
主营产品
更多>>
公司新闻

广州无痛人流治疗医院

广州无痛人流治疗医院

异刃在符煜的手中宛如一条游龙,灵活多变的同时又危险十足。一记横砍将突进级崩坏兽切开小半,再顺势抬刀用力斜劈而下,在它的身上割出两道深深的伤口,同时异刃上蕴含的千斤气力把它击出数米远。紧跟着,倚仗惯性之利,符煜的身子借力一扭,左手微张,异刃瞬间从右手消失,出现在左手。此时他已经转过了身,左手就势一甩,异刃脱手而出,携着巨力瞬间刺穿这只突进级崩坏兽。

  一场碾压式的战斗就此结束,突进级崩坏兽也像三蹦子游戏中一样化为粉色的气体消散在空中。“嗯?为什么它的残骸没有留下,难道崩坏兽无法提炼融合出灵具?不可能,崩坏兽也是幻想种。只要是幻想种就可以提炼出灵具!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符煜立刻就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不管是之前一刀击溃逆种,还是刚刚虐杀突进级崩坏兽,都让他有种虚幻的错觉。为了验证他的想法,符煜将目光再次聚焦在上方的逆种身上。

  召回异刃,符煜将它暂时收了下去,体表的青色纹路愈加强烈。符煜扭了扭手腕,自言自语道,“刚刚被那只崩坏兽袭击,我的反应力和速度比正常情况下强了三倍有余,但我想这应该不是它的极限……我需要变得更快更灵敏!”刚说完,符煜猛地抬起头,盯着已经失去生命活动的逆种,双腿微曲,整个人如同一张弓一样蓄势待发。

  “砰!”只听见一声闷响,符煜却已经不见了踪影,原本所站之处的复合木地板仿佛被什么重物砸中了似的,以立脚处为中心延伸出一片蜘蛛网一样触目惊心的裂痕。下一瞬,一道残影回到裂痕处,现出符煜的身形,而上方的逆种也已然消失不见。只见他风轻云淡地随手一抛,逆种的尸体被他随意地扔在地上。符煜缓缓蹲下,将手悬在逆种头上附近,暗自运转起太玄录的法门。

  片刻后,符煜收回右手,神色略有变化,如他所料,果然没有灵具出现!可是虽然发现了问题,但符煜仍旧一头雾水。“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种可能,如果没有进一步的线索,恐怕这个局暂时还破不了。那么,现在的线索暂且先定在那个让我感到不安的东西身上。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把它揪出来!”符煜想明白了,便站起来,一脚将逆种的尸体踢开,嘴里还是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嘁,引蛇出洞什么的太强人所难了……”

  正当符煜与那未知的存在进行较量时,图书馆外也在进行着一场争斗。先前的四人组在操场跟那些初中生相遇了,两队人一看见对方,就好像对面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一样。场上一共有六个初中生,各拿一个手电筒,已经从兜里掏出相同的美术刀,看样子他们应该是学校的艺术生。而那四人组中的两个女生也拿出了武器——水果刀(这特喵就是万能的前期武器!),痞痞的男生没有动,只是后退几步,让出那个憨厚男生,指使着他说,“萧钱,快用你的超能力!”

  那名为萧钱的憨厚男生听了之后,呆呆的双眼瞬间变得凌厉起来。萧钱提气,摆出一个奇怪的姿势,全身的皮肤隐约有白色气体散出,而后伸直双臂对着离他不过三米远的六个初中生,口中喃喃道,“炎之流法,怪炎王!”

  “咔!”这是萧钱双手的指甲盖打开的声音。“嗤!”这是血管从指甲里窜出的声音。数不清的血管从十指抽出,在他的操控下如恶魔般疯狂扭动,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好像一个看到魔法少女就兴奋的触手怪,惊悚得令人恶心。这位憨厚男生已经完全化作了恶鬼,只存在于幻想中的恶鬼!

  “这,这是什么怪物!?”初中生们虽然经历了三天的适应期,并安然活了下来,但是他们对于怪物依旧不比末世前的人类勇敢多少。

  “怎,怎么办?”一个男生六神无主地看向其余五人,发现他们也都一脸绝望的样子便放弃了求助的心思。而他在心急之下,脑袋便只能想到保护女生,“我们四个男生把女生围住,不能让他们欺负女孩子!”说完,如一盘散沙的六人化为内外圈,外圈四个男生,内圈两个女生。

  “腾哥,这两个妹子我收下了啊。”萧钱说完不等那个叫腾哥的痞痞男生回话就控制血管冲向被四位男生保护在一起的两个女生。腾哥表面仍然一副淡定自若还带点痞,但是心中早已骂出起来,“靠!不就是运气好,整到了一个超能力,敢对我这么嚣张!哼,不过算你倒霉,我早就有办法对付你的超能力了。这么强的能力不抓在自己手里,又怎么能安心呢?”腾哥虽然在心里骂开了,但目前解决那六个小子最重要,“算了,再用你一下。等你的价值被榨干了,我便夺走你的超能力!”如此想着,腾哥的心里顿时好受了不少。

  再看向这边的战斗,萧钱操纵血管笔直地冲向四位男生组成的防护圈,四人被冲来的血管吓得脸色苍白,瞬间就有人崩溃了。“不玩了,劳资不玩了!”有一个人退缩就会有更多的人选择懦弱,到最后就只剩下提出保护女生建议的那位男生还在与自己内心的恐惧斗争。血管越来越近,浓浓的铁锈味也扑面而来,男生的双腿已经在不停地打颤,两只手也不知道该往哪放。看着那愈来愈近的血管口,他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仿佛都控制不住要往那里面流。“这是怪物啊!名副其实的怪物!我为什么要站出来干这种蠢事啊!早早跑远的话,以我的速度,现在已经把他们甩掉了。”男生的内心开始不断憎恨,恨怪物的出现,恨自己的天真,恨自己的热血,甚至恨那两个被他保护的女生!

  萧钱的血管好像在刻意戏弄男生一样,冲来的速度放慢了许多,此刻心理变态的他突然想看看男生最后到底会怎么做。而正当男生在进行剧烈的自我憎恨时,身后的两个女生却给予他鼓励,“没事的,于鹏,我们很感谢你能挺身而出保护我们两姐妹,你快跑吧。”

  “是啊,我们已经受够这个世界,早有死意,你快走吧。”两人的话如同甘泉一般灌进于鹏的心里,名为勇气的神圣之物渐渐在他的灵魂中复苏了。

  混迹江湖多年的腾哥突然感到一丝危险,下意识地吩咐萧钱说道,“萧钱,快杀了那个男生!快!”萧钱闻言,身子没有动,只是把头扭到一边,斜眼看着腾哥嗤笑着,“哼哼哼,腾哥怕了?”说完便又看向男生。腾哥牙齿紧咬,用力之大好像要把牙齿咬碎一样。“该死的萧钱,果然压不住他了。看来,这场战斗结束后就要夺走他的超能力了。”

  而此时,于鹏感到自己的心中隐约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所以他不仅不压制,还尝试与之沟通,想将它释放出来。萧钱也看出男生的异常,不过自持有超能力傍身,他不但没有加快血管的速度,反而又降低了一些,现在那血管的速度已经跟乌龟差不多了。

  渐渐的,于鹏的变化接近尾声了,身上泛着白色微光,模模糊糊地形成一副铠甲的形状。突然于鹏的脑中出现了一行文字,“四圣甲,目前已开启白虎甲一变。”于鹏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了,毕竟灾难爆发前他没少看网文。对于一些套路更是了如指掌,这种逼格的名字,外加每一甲以变计录强度,妥妥的主角标配啊!现在的他有些忘乎所以,心态也有了些变化,“果然我就是主角!”看向萧钱的目光中也不再怯懦,取而代之的是勇气与正义的火焰。

  他就是主角,而萧钱就是注定要被主角打死的恶魔、路人甲、送分怪!如此,于鹏这样想着。

  “白虎甲!”他一声大吼,身上的白光更深几分,它化作的铠甲也清晰了一些,“你这个恶魔!来吧!看我杀了你!”于鹏兴奋地大吼一声,他甚至还有余力去猜想身后的姐妹花会不会瞬间就被他的英勇征服,现在正在很花痴地看着他的背影。想到这,于鹏不禁挺直了脊梁,直接冲了上去,没有使出回头看一眼并露出邪魅一笑之类的操作。因为他觉得这种操作都是留着用在真女主的身上,这一对姐妹花虽好看,但以他作为“主角”的眼光来看的话——啧啧啧,不行不行。

  萧钱被他的降智一吼整愣住了,反应过来后发现他正穿着一身铠甲奔来。“嘁,还真是个拿中二当热血,拿热血当勇气的小鬼啊。这一副我就是主角的嘴角,啧,真是令人不爽。”萧钱的目光骤然危险起来,宛如一只被惹怒的雄狮。“怪炎王!”萧钱吼道,那些血管纷纷朝于鹏卷去。

  于鹏看着被萧钱当鞭子一样用的血管,即使他一直告诉自己,我是主角这四个字,但他仍然心里有些犯怵。“嘁,区区血管而已……”于鹏放着狠话,一股脑往前冲,他相信自己的白虎甲可以保护他。

  “砰砰砰!”萧钱的血管一碰到于鹏的铠甲就会被击碎,发出砰砰闷响。“哈哈,你这个怪物奈何不了我!”于鹏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情不自禁地放肆嘲笑道。萧钱却是露出了得逞的微笑,“忘了跟你说了,我的血液温度可是有200摄氏度哦。”话音刚落,被血管团团包围的于鹏发出一阵惨叫,“啊啊啊!好烫好烫!”于鹏的白虎甲虽然不惧高温血液,但是恐怖的热传导却让于鹏受罪了。铠甲内的温度不断上升着,于鹏终于慌了,可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质疑自己的主角身份,然后才开始想具体对策。

  可他一个灾难爆发前只是个普通读书人的家伙能想出什么东西?于鹏一咬牙,他倒是挺能忍耐的,竟索性不管不顾地一把莽了上去。

  “什么!可恶,这家伙……”萧钱承认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被他不屑的少年。不过,于鹏有自己所谓的主角意志,他萧钱也有自己对冷血的领悟!“既然怪炎王暂时奈何他不得,那么只剩一个办法了……”萧钱看着不断逼近的于鹏,眼底闪着一抹残忍之光。

广州玛莱妇产医院新闻动态